首頁 韶關新聞網 時政要聞

少將出生在南雄 后人秉燭話長征

2019-07-04 10:43 韶關日報 韶關日報記者 黃俊

在上一篇報道中,記者去到南雄油山鎮上朔村,尋訪紅軍在該村休整時發生的故事。這個村里還出過一位南雄唯一的開國將軍——彭顯倫。知道如此多的媒體記者要到南雄再走長征路,彭顯倫將軍的子女不辭辛勞地從北京、上海等現居地趕回家鄉上朔村,為記者口述了那段父輩的長征故事。為了不耽誤記者白天的行程,采訪被安排在晚飯后進行。

開國少將彭顯倫  家人眼中“隱形人”

就著星夜,記者見到了彭顯倫將軍的兒子彭勃,女兒彭匯生、彭霄及其丈夫(開國上將李聚奎的兒子李生雨)。幾位老人精神抖擻,見到記者后,他們馬上就詢問大家想聽哪一方面的故事。為了能順利完成采訪,在見幾位老人前記者也稍稍做了些功課,翻查了彭顯倫將軍的相關資料。  

據史料記載,參加長征的南雄籍紅軍戰士有3人,其中的鐘蛟蟠在抗戰中英勇犧牲;參加過西路軍的李文華,新中國成立以后在廣東省轉業到地方工作。唯獨彭顯倫從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一路走來,功勛卓著,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是南雄唯一的開國將軍。  

他的故事要從1895年開始講起,這一年的11月,在南雄上朔村一個貧苦農民家庭里一名男嬰降生了,他就是彭顯倫。生活的貧困和對村中地主老財剝削壓榨的痛恨,讓年輕的彭顯倫接受了革命思想的熏陶,走上了翻身求解放的道路。1925年,在廣州讀書的彭顯模等人,利用暑假到海陸豐考察了彭湃領導的農民運動,為南雄帶回了革命的火種。這一年,彭顯倫參加了農會,還當選為上朔村的農會委員。次年1月,他經彭顯模介紹加入了共產黨。  

“我父親是家中獨子,南雄暴動失敗后,他毅然隨縣委突圍,上油山組織了游擊隊。離開家鄉后,上朔村的地主武裝為了泄憤,鏟平了我爺爺的墓。我們的葉媽媽(彭顯倫發妻)帶著當時只有兩歲的大哥逃到山上躲藏了三個月。”彭匯生拿著一張當年他們幾姐妹清理祖父墳墓遺址的照片給記者講述了其中的故事。她告訴記者,自己父親在五次“反圍剿”中始終在一線,但在家人面前,他卻一直缺席。  說到這里,彭霄補充道:“1934年,父親曾跟隨部隊路過家鄉。據說,他當時所在的紅一師就在離我們祖屋門前兩三里外的路上經過,但為了不耽誤大部隊行進,他放棄回家,強忍對家人的思念和擔憂繼續前行。那一年距離我父親離家已經4年了。”  

“拋妻棄子”、過家不入。彭勃認為,在當年的紅軍隊伍中,自己的父親絕非個例。若非有了紅軍戰士們當年的舍小家,也不會有今天這個安定祥和的“大家”。

一件棉襖穿七年將軍之子當農民

“父親上過幾年私塾,會寫字,打得一手好算盤,加之年紀偏大,老成持重,做事穩妥,加入部隊不久就被分配到后勤部門,負責軍需物資供給。”彭匯生介紹,在彭顯倫的革命生涯中,幾乎每天都與錢銀、物資打交道。他總是緊跟著戰斗部隊上前線,收集從敵人手中奪取過來的物資,迅速登記并做好調撥,讓部隊不缺彈藥、不缺糧,為部隊迅速行動提供了有力保障。  

一生與錢財打交道的彭顯倫,對自己卻極其吝嗇。彭匯生聽母親說過,父親有一件衣服,從1937年穿到1944年,前后打了21個補丁,既是冬裝又是夏衣。“媽媽說那衣服本來是一件棉襖,父親節省,夏天給衣服開個洞,把棉花掏出來曬一曬,然后將衣服縫好做單衣。到了冬天,再把口子打開將曬過的棉花塞回去,又成了一件棉襖。”彭匯生如是說。  

彭顯倫不但嚴于律己,對家屬和鄉親同樣秉公持正。彭霄說:“1950年春,父親輕裝簡從回到闊別二十多年的家鄉探親,此時,一些親戚認為他已經當上了大官,手中有權又有錢,迂回婉轉地向他討要物資。”  

對于鄉親們的訴求,彭顯倫耐心地解釋:“我手上是有錢有物,但那都是公家的,一個銅板都不能亂用。現在我身上只有穿著的衣服是我自己的,你若想要便送你吧。”話音剛落,他便把身上穿的一件毛衣脫下,送給了對方。鄉里鄉親如此,親生兒子也不例外。彭顯倫參加革命后,把大兒子彭嗣勤留在了老家。新中國成立后,彭嗣勤一直在家鄉上朔村務農。  

彭匯生說:“以我父親當時的身份,要把大哥安排到工廠里當個工人并不是什么難事,但他一直沒有這樣做,只為永葆共產黨人的本色……”  

聽著將軍的故事,不覺時間飛逝。與幾位老人道別,記者仰望夏夜星空,發現這晚夜空中的每顆星星都格外閃亮。

責任編輯:王濟超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七福神注册